有点意外!爱立信宣布已恢复领先地位,5G合同数量已超过华为

在5G电信设备运营商方面,目前熟知的包括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三星等,目前竟然已经太激烈。在4G时代,华为无疑是最大的电信设备运营商,其实也是由于成本高昂和市场放缓,导致爱立信不得不重塑自身业务。不过在5G领域,爱立信似乎要崛起了!

近日爱立信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表示爱立信现在已恢复领先地位。根据2019年第四季度、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数据披露 ,爱立信在2019年全年销售额相比增长了8%。其还称借此爱立信也恢复了之前几个市场失地,并且转败为胜地拉回了业绩,如今的爱立信在5G领域方面也处于领先的位置。

根据数据显示,目前爱立信共签署了78个5G商用的合同和协议,业务遍布四大洲的运营商,还给24个正式运行的5G商用网络提供了使用设备。目前华为公布的合同数仅为65个,诺基亚手握50份合同,中兴依然是35份,全球排名第四。

为何爱立信突然逆袭?爱立信为了重获市场第一,可谓是下了很多苦心。这就包括暗中使劲,毕竟由于华为在美国、欧洲市场等遭遇了种种磨难,爱立信借机添油加醋,而且借此蚕食这些市场份额。得益于迅猛增加的5G合同,爱立信的利润实现大增。

爱立信CEO表示:在5G方面,没有一家企业比爱立信领先。不过抛开合同外,在5G基站出货量方面爱立信却一直较弱。根据国际机构Statista调查统计,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华为的市场份额排在第一;其中,第三季度所占市场份额为33%,大大超过其他友商。此外来自华为的数据显示目前5G基站出货量已经达到了40多万,其中半数来自欧洲。

总体来看爱立信能否一直在行内保持领先也成了未知数,毕竟现在包括英国等国家开始对外宣布不拒绝华为设备。大家怎么看?

“关停外卖”不利于抗疫情保民生

本报评论员 潘洪其

今日社评

疫情防控和保障民生不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前者需要采取一些不同于平日的管控措施,有的会给后者带来不便,但最终也是为了更好地保障民生。当前应以一些地方一刀切禁止外卖为戒,避免采取简单粗疏的管理办法,把一些不必要的管控内容“塞”进疫情防控措施之中,给抗击疫情背景下保障民生工作添堵。

一段题为《女子哭求客服给武汉父母送外卖》的视频近日刷屏:因武汉交通封闭,一名女子滞留外地不能返回,只留了父母在家中。得知家里的食品已经耗尽,又担心父母外出购物可能受感染,女子紧急致电某外派平台,哭求客服帮忙协调给家中老人送外卖,客服及时联系相关门店,问题很快得到了妥善解决。网友对此纷纷点赞:“非常时期仍坚守岗位,不容易!”“向冒着风险送外卖的小哥致敬!”

看了这段视频,既为坚守岗位的外卖企业、外卖小哥点赞,同时也为这名女子及其父母享受了外卖服务而感到欣慰。鉴于新型肺炎疫情十分严重,武汉在很多方面采取了最严格的防控措施,包括中心城区实行机动车禁行管理,但并未禁止餐饮商户和外卖平台服务。假如武汉以加强疫情防控为由,一刀切禁止所有外卖服务,这名女子的“哭求”将得不到任何回应,家中父母外出购物又有很大的困难,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为坚决遏制新型肺炎疫情蔓延势头,目前我国内地31个省份均已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从卫生防疫、医疗救治、出入境检疫、交通运输、物资保障等多方面、多层次部署疫情防控和应急管理工作。其中一些措施难免对居民日常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各地都注意把握应急管控措施的“时度效”,力争把对居民生活造成的影响降到最低,有些措施能不采用就尽量不采用。比如在武汉、广州、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尽管疫情防控压力大、任务重,但都没有采取禁止外卖服务的措施,基本保证了居民的正常餐饮需求不受影响。

然而,另有一些地方采取了一刀切禁止外卖服务的措施,给当地餐饮商户和居民日常生活带来较大的不便。据媒体初步统计,目前全国已有约10个省份的20多个城市出台禁令,要求餐饮商户全部关停、外卖平台暂停营业、暂停外卖配送,如东北某市发布的《关于强化疫情防控措施的公告》中规定,“餐饮行业全部关停,禁止一切形式的外卖”。这些城市大多为中小城市,或许是为了更有效地引起公众对疫情防控的重视,这些城市对餐饮、外卖等行业采取了比大城市更严的管控措施,这样做倒是达到了引起重视的目的,但对居民生活造成的负面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一些地方以加强疫情防控禁止外卖服务,给出的理由是“避免人员接触传染”。其实,如果禁止外卖服务,那些难以自己买菜做饭的人,唯一的选择就是外出就餐,或外出购买成品、半成品解决吃饭问题,但这样反而会增加人员接触感染的概率。现在,各大外卖平台都采用了“无接触配送”标准,用户和配送员商定餐品放置地点,包括放置在取餐柜中,用户可自行取餐。抗击肺炎疫情期间,这些防范措施只会做得更好,所以国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临床督导专家、中日友好医院肺炎防治专家组组长詹庆元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在家收外卖快递被感染的风险是极低的”。

疫情防控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容不得任何迟缓懈怠,各地在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时,对保障民生工作也不能放松。疫情防控和保障民生不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前者需要采取一些不同于平日的管控措施,有的措施会给后者带来不便,但最终也是为了更好地保障民生。当前应以一些地方一刀切禁止外卖为戒,避免采取简单粗疏的管理办法,把一些不必要的管控内容“塞”进疫情防控措施之中,给抗击疫情背景下保障民生工作添堵。

2019年平板电脑出货量持续下降,苹果却迎来逆势大幅增长!

智能手机的普及挤压了PC电脑的生存空间,不过当智能手机的发展开始遇到瓶颈时,一直保持着强大好奇心的用户开始重新发掘PC电脑的优势,如今智能手机厂商也纷纷进军PC电脑行业,而PC电脑行业也正在逐渐复苏,与PC电脑一样受到智能手机影响的还有平板电脑,在PC电脑行业开始逐渐复苏的当下,平板电脑同样也迎来新的契机,而苹果在其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平板电脑市场遭遇智能手机的挤压之后,苹果一直都在探索复苏平板电脑市场的方案,最终市场印证更大尺寸的产品是正确的,iPad Pro系列的发布不仅帮助平板电脑市场开始回暖,而且也让苹果的iPad几乎垄断整个平板电脑行业,海外数据统计机构——IDC近期发布的2019年全球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统计中,苹果在2019年Q4季度的iPad出货量同比增幅达到22.7%,市场份额也由2018年Q4季度的29.6%提升至36.5%,此外在2019全年的数据统计中,苹果iPad的市场份额提升至34.6%,15.2%的出货量同比增长也让iPad的出货量达到4990万部,成为2019年全球平板电脑市场的最大赢家。

面对苹果iPad的巨大市场优势,Android阵营的平板电脑厂商也在发力猛追,不过iPad似乎已经成为平板电脑的代名词,人们选择平板电脑产品会直接从苹果不同的iPad系列中做出选择,即便是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名第一的三星在平板电脑的市场也不得不服。

2019年第四季度的全球出货量统计中,三星平板电脑出货量仅700万部,同比2018年第四季度下降7.4%,市场份额也降低至16.1%,同样在2019全年的出货量统计中,三星的出货量也出现下滑状态,2170万部的出货量同比2018年下滑7.2%,市场份额由16%降低至15.1%,甚至不及苹果的一半。

作为中国最大的手机厂商,华为也同样没有放弃平板电脑的市场,不过在平板电脑市场空间被挤压之后,华为每年更新的平板电脑产品并没有太多亮点,甚至可以直接用平庸形容,但2019年的华为似乎有意要与苹果争夺市场份额,首次发布Mate系列产品线的平板电脑产品——华为MatePad,这也是华为迄今为止综合性能最强的一款平板电脑产品。

华为在2019年第四季度的全球平板电脑市场中,出货量达到400万部,同比2018年第四季度仅有2.8%的下滑幅度,而在全年的出货量统计中,华为平板电脑出货量达到1410万部,市场份额由10%降低至9.8%,暂时落后于苹果和三星,同时与苹果的差距也非常大。

在2019年第四季度同比下降最明显的是亚马逊,亚马逊在2019年Q4季度的平板电脑出货量仅有330万部,同比2018年Q4季度下降29%,不过在全年的出货量统计中却实现了同比增长,市场份额由2018年的8.1%提升至9%,出货量提升9.9%,也是这份数据统计前五名中,与苹果一样实现出货量上涨的厂商,其出货量达到1300万部。

同样进入这份数据表单前五名的还有联想,作为PC电脑行业的全球领军品牌,联想在平板电脑市场也一直都在努力,2019年Q4季度实现同比增长,出货量达到250万部,市场分额同比提升0.5%,但在全年的数据统计种,联想出货量却同比下降4.2%,市场份额也由2018年的6%降低至5.9%。

抗击疫情 义工社工在行动

“辛苦了,这些口罩你们分着用,还有需要的话,我们想办法再送些过来……”1月31日,来自东阳市义工协会、乐义社工的义工和社工们来到武警中队、人民检察院等地,给工作人员递上口罩。

2000只口罩由东阳喵眸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胡胜峰赞助。胡胜峰加入东阳市义工协会大家庭已经2年了。最近,他看到口罩需求量越来越大,就想办法直接找到生产商,专门跑到厂里拿货,然后分发给有需要的人。至今,他已自掏腰包,向奋战在一线的工作人员、亲朋好友免费送出7000只口罩。“我还会尽自己所能多购买些口罩,送给更多的人,众志成城,抵抗疫情。”胡胜峰说。

除捐送口罩外,自1月28日开始,义工协会和乐义社工每天安排人员值守在金义东快速路东阳义乌交界处、东岘峰、西岘峰的上下山路口,劝离外出市民,预防人员集聚,为抗击疫情出力。

武汉物资领取现场:协和本部不在名单上,协调2小时未领到物资

来源:中国青年报

1月31日,武汉国际博览中心,来自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救治医院、街道社区卫生中心等医疗机构的数十名医务工作者赶来领取医疗物资。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武汉1月31日电

文字 李峥苨 朱娟娟 朱彩云 王嘉兴

摄影 李峥苨

1月31日,从各地源源不断汇集来的医疗物资被集中到了武汉国际博览中心A馆。当天下午,记者来到这里时,来自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市第三医院等收治较多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和一些街道社区卫生中心等医疗机构的数十名医务人员陆续赶来,等待领取医疗物资。

据几个不同医院的工作人员说,他们都是第一次来这里领取物资,甚至一些医生刚下夜班就急忙赶来,有人还没来得及脱下白大褂和鞋套,但大多准备了医院的介绍信。

1月31日,武汉国际博览中心,医务工作者们向一名武汉市卫健委的工作人员递上各个机构开具的介绍信,希望能领取物资。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一位来自武汉协和医院本部的一线医生介绍,目前他们防护物资十分紧缺,一件防护服穿24小时,护目镜只能用不符合医用要求的顶上。一天前,这所医院医生通过微博等渠道再次求助,医用防护物资“不是告急,是没有了”。

1月31日,武汉国际博览中心,从货车上卸下的各类捐赠物资,有大批同等规格的药物,也有尺寸不一的小包裹,包括注射类药物、一次性口罩等,一些包装箱上写着定向捐助的目标医院。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武汉国际博览中心一间展馆里堆放着今天抵达的定向捐赠的药品、口罩、酒精棉等医疗物资,不断有货车满载物资等待卸车入库。物资由来自武汉市卫健委和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按照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制定的名单分配发放。武汉协和医院(本部)没有在名单上,武汉协和医院(西院)等大部分定点医院都在名单上。

1月31日,武汉国际博览中心,医务工作者们在等候领取医疗物资。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1月31日,武汉国际博览中心,数十名医务工作者在仓库门外等候领取物资,临时被征用作仓库的展厅中堆放着当日到达的各类物资。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是武汉市第三批收治发热病人的定点医院。该院一位负责物资协调的人士介绍,目前医院已开放5个病区,消毒设备、防护设备、医护物资等靠各种支持勉强支撑。今天西院工作人员领到的物资中,达到医用级别的物资数量非常有限。近期海内外大量爱心人士联系该院捐赠物资,但据初步估算,其中约八九成系民用或工业用途级别。

1月31日,武汉国际博览中心,中国邮政的工作人员们刚卸下一车捐赠物资。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在物资发放现场,一位红十字会志愿者介绍,收到的捐赠物资数量很大,目前他所在的小组有上百名志愿者每天24小时三班倒处理。但其中大量物资不符合医用规范,甚至有人捐来了化妆棉。

当天下午,经过两小时的协调,武汉协和医院本部的医务人员仍未领到符合医用标准的物资。

1月31日,武汉国际博览中心,一位来自社区卫生中心的医务人员目送一辆载着医用物资的车离开。当天,他们需要在仓库门口等待卫健委工作人员核对名单后,依次进入仓库运走物资。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峥苨/摄

(本文由中国青年报独立出品,首发在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及头条号,加入树木计划。)